分卷阅读136

    许真真也会遇到其他的男人,而他要是真的在这场算计中,输了,许真真会不会就此解脱,也许会遇到一个比他更好的人。

    虽说,人死了,什么都没有了,但沈嘉许就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他有种预感,就算是死了,估计灵魂也想禁锢许真真的一生。

    沈嘉许眉头紧皱,靠在沙发上,真的沉眸凝思起来,许真真对准沈嘉许的喉咙就是一口。

    她不敢咬的太厉害,但许真真有几颗尖牙,挺锋利的,沈嘉许皮肤长得细,划开了血痕。

    沈嘉许冷吸了一口气,倒是没有想到,这平日里看上去挺温柔的一个人,还带用嘴咬的。

    真的是越来越凶了。

    沈嘉许摸了摸脖子,“渍”一声,“牙齿还挺厉害。”

    低沉下来的嗓音,性感醇厚,沈嘉许的眼眸黑沉沉的,流淌着腻死人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你要把我咬死了,谁给你当老公。”沈嘉许坏笑。

    “谁要你这么不负责任的老公。”许真真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愿意嫁给我吗?”虽说玩笑话,但沈嘉许说的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他怕被许真真拒绝,即使他们的时间还长,但有的时候,耐心会随着年龄的增长,越变越差,他真怕有一天压抑不住自己的**,变得疯魇。

    兴许是许真真经历了刚才的事情,她真的怕哪一天会后悔,后悔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沈嘉许身在这个漩涡里,谁也不能保证,还有没有下次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能好好活下去,让我没有机会嫁给其他的人,只能嫁给你。”话说出口,许真真捂着脸,皮肤发烫,说出这句话来,她简直都要羞死人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她急着要结婚似的。

    沈嘉许蓦然笑了,黑沉沉的眼眸里,光芒极亮,他本就生的极好,此刻更是妖艳动人,勾唇一笑,蛊惑人心。

    他偏头,亲昵的抵着许真真的额头,真心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无关**。

    沈嘉许第一次清楚的明白,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轻声笑,搂住了许真真的腰,圈在了自己的怀里面,谁也不能把他们分开。

    他动情的声音呢喃道,“这辈子你是我的,只能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[2]

    沈嘉许找到了有力的证据,直接去找沈老爷子谈判。

    这件事的确是在沈老爷子的意料之外,毕竟,他一直以为沈言书的性格,应该更像是他的奶奶才对。

    善解人意,温柔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家教养出来的孩子,也应该善良才对。

    直到沈嘉许出车祸的消息,铺天盖地传出来的时候,沈老爷子猛然发现沈言书并不是自己表面上见到的那么无害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应该能够察觉出来的,只是他太过于愧疚,所以才当做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沈老爷子虽然不喜沈嘉许,但不可否认,沈嘉许也是自己的孙子。

    同样相近的血脉,他不可能把这件事,当做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他还没出手,沈嘉许就自己找上了门来。

    如自己预料的一样,沈嘉许不是软柿子,这点手段就会被人算计,现在的沈嘉许,完好无缺的站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说起来,自己的这个正统继承人,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间内,已经长成了他都陌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要沈家?”不管怎么说,沈老爷子还是想要保下沈言书,所以,他开始和沈嘉许谈判。

    沈嘉许扔了一沓子的资料,甩在沈老爷子的面前,都是指控沈言书的罪证,只要发出去,沈言书不仅身败名裂,还要去牢里面蹲着。

    他冷笑,“既然他这么想要沈家,那么给他就好了,但是我有条件。”

    沈嘉许原本是个睚眦必报的人,他掌握着沈家,并不是因为舍不得这个位置,只是,他是正统继承人,凭什么要把属于自己的东西,送给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来的路上,他突然改变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沈老爷子蹙眉,他猜不透沈嘉许的想法,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。

    沈嘉许抄着口袋,悠闲说道,“没什么,只是,我打算彻底脱离沈家,自立门户。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。”沈老爷子暴怒,拄着拐杖的手青筋毕露,浑身颤抖,沈嘉许这冷嘲热讽的话,是对沈家的不屑?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?”即使有沈言书在身边,但沈老爷子目前最中意的其实还是沈嘉许。

    沈嘉许的优秀,他看在眼里,要再找出这般合格的继承人,实在是太难。

    况且,沈家这些年来,早已在商业圈根深蒂固,势力庞大。

    沈嘉许真的忍心,把这块唾手可及的大肉丢给别人?

    却不料,沈嘉许只是淡笑,语气从来未有的轻松,“我当然知道,但是,在沈家的生活我也已经厌倦了,既然有人那么着急想要上位,那就送给他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要是继续待在沈家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