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261

    &&&&我,龙族也有缺少的,两族合作总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难处当然是有的。”小凤凰两只小翅膀捂住胸口,仰躺在山峰间看着大殿天花板,“从前凤凰族要啥啥不缺,光是每年下面鸟族进贡就用不完,还得找借口赏赐出去省得占地盘……现在啥啥都没有,跑了几千里才从海底找到个污染轻些的火山群,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栖梧山才几个岛,这丹穴山更是小的我都不敢放开了飞……”

    常常生怕自己速度快些就会飞过头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短短时间能将火山群升起到海面上,又改造了那么多土地,你很厉害了。”苍玥这回夸赞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凤君难免就得意起来:“那是,本君一向很厉害,而且气运也极好,你就不好奇我种的那么多花吗?这可不是从前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稀奇的,或者是你储物法器里留下的种子,或者是某个特殊地形里得幸未污染的植物,或者是找到了某个有活物生长的次元空间……”苍玥吃着樱花糕。

    以前在现代位面看各族穿越小说,主角总是对自己拥有前世的记忆拼命隐瞒,当成一辈子不能告诉别人的惊天机密。

    但恢复记忆后苍玥就知道这有多扯淡,在修道界转世重生、鬼修塑体、复活等并非是什么万古机密,带着记忆转世也没什么好惊世骇俗的,人家有前世的大修士,在修为达到化神期后还会主动回溯前世寻找跟脚呢。

    以上只是想说明,天不怕、地不怕、鬼不怕、魔不怕的修道者接受能力是很强的,就如她手里各种灵气蔬菜种子的来源,大家的反应类似于现代位面的有人中了几个亿彩票,惊讶和嫉妒免不了,但也称不上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谁知小凤凰竟嘚瑟起来了,短小的鸟腿也别了个二郎腿,还叫两只翅膀都做了抱胸的姿态,得意洋洋道:“就知道你猜不出来,我这些花可不是寻常的花,你瞧着他们蕴含的灵气虽不多,却另有妙处。就拿这茉莉花来说,用来沏茶或者制作糕点,每日食用的话,能治疗眼疾和咳疾,但凡是这方面的伤势或者病痛,便是九幽异族留下也能在三个月内养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……有点神奇了。”

    和白萝卜有点像……也不对,白萝卜等其实是恢复因各种缘故下降的修为,伤势的好转其实是修为恢复后身体素质变强,靠着自己体质过硬慢慢恢复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苍玥又问道:“就算高等级的妖族服用也可以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只是要加大服用量,但加得不多。”小凤凰肯定的道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没有现代位面的经历也就罢了,如今苍玥却不由得多想:“你这花种得来想必是不寻常了,倒也不必告诉我来源,只说说具体都有些什么情况便是罢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能说的!我等你那么久都快憋死了!”小凤凰扑腾翅膀,“鸿鹄和青鸾他们都爱多想,我正等着你给我出主意呢!”

    这苍玥还怎么拒绝?

    小凤凰有满腔的话要说,然而此时苍玥等着他开口,他反而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,理了半天思路,才用见鬼的语气道:“你都肯定不信的,我……我见到明珝了……”

    苍玥反应比他更大,当场吓得变成了龙,将身上的小红鸟都摔了下来,继而又将对方扒拉到爪子下追问:“明珝?你妹妹明珝?五百年来凤凰族唯一的一只五彩凤凰?”

    ☆、196、番外五

    凤君表示有被吓到, 恢复原形挣脱出来, 站在凤椅的另一端,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苍玥:“我当初为她伤心多久,留了多少泪, 亲眼看着她魂飞魄散灰飞烟灭的, 我也不敢相信, 可我确定自己记忆没出问题, 而且这些种子正是她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苍玥很能理解小凤凰当初的心情。

    凤皆五色, 赤多者为凤, 黄多者为鹓鶵, 紫多者为鸑鷟,青多者为青鸾, 白多者为鸿鹄,其中凤为正统,凤凰族历代族长只从凤中来。

    且凤凰雄鸟称凤, 雄鸟称凰, 所以凤是没有雌性的。

    凤与鹓雏、鸑鷟、青鸾、鸿鹄四族的雌性结合,有小半的概率生下凤来, 这便是凤之一脉的种族延续。

    但这其中还有一种概率极小的可能, 那便是凤中出现了五彩凤凰, 其具有凤的外貌特征,羽毛也以赤色为主,但身上黄、紫、青、白四色羽毛占据的面积却达到三分之一以上,远超过普通的凤, 且既有雄性也有雌性。

    凤凰族将这种凤称之为五彩凤凰,其不仅是羽毛颜色特殊,更重要的是天资非凡且心中赤诚,若平安长大大可带领种族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小凤凰的妹妹明珝便是这样一只五彩凤凰,虽不是记载中天资最高的,却也可堪五百年来凤凰族中最天才的存在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明珝只活了一百岁便意外身亡,而且是极为惨烈的魂飞魄散,连涅槃重生的机会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样的死法可谓彻底,在如今的修道界绝无复活的可能,莫说当初小凤凰悲痛万分,就是苍玥她们这些其他族的同龄也很遗憾。

    那是小凤凰第一次情绪崩溃,哭得昏天黑地的,把苍玥当成龙形抱枕用,鼻涕眼泪擦了她一身……也奠定了此后他们无论怎么打架,都不会动真火的友谊。

    可如今小凤凰说自己看到明珝了。

    那只……性情与她很是相合的五彩凤凰。

    难怪小凤凰不敢告诉鸿鹄他们。

    苍玥在空中停顿许久,又重新化为人形坐回凤椅上,抬手落在小凤凰背上:“你……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小凤凰仰头清了清嗓子,又变小了钻进苍玥怀里,左右蹭了蹭给脑袋寻了个合适的“软枕”,赶在被打前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时我们刚迁徙到这里,费了许多精力将海底火山升起,勉强规整了一块地给大家休息,我翻空间法器找布阵的材料,瞧见了明珝留下的尾羽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他曾经疼爱万分的妹妹,看见遗物免不了心中沉闷,在想到如今父母双亡、族群败落,就更加令凤凰伤感。

    所以那一夜他是握着那一片五彩尾羽入睡的,谁知入睡后却陷入了梦境。

    梦中他穿过凤凌宫的大门,去到了另一个位面,在深山中见到了一个庄园。

    庄园的主人正是明珝。

    “她不认得我了,也没了从前的记忆,是成年的模样,但她的灵魂气息我绝不会认错。”小凤凰很笃定这一点。

    后来……小凤凰在梦中与明珝做了一场交易,得到了千年的凤凰花树与梧桐树、各类灵花种子与灵木树苗若干,代价是小凤凰储物法器里的所有东西。

    在这样灾难过后满目疮痍的时期,小凤凰纵然觉得这交易血亏,到底还是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他唯独想留下那片五彩尾羽,却被明珝坚决拒绝。

    “交易完成后,她把这宫殿取出来给了我,说她已经有一座凤凌宫了,不需要第二座,就留给我做纪念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小金龙,她认得那是她的尾羽,她说里面封印着她的魂魄本源,但她真的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