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260

    &&&&,长喙疏翼圆尾,到则水之感也;四叫幽昌,锐目小头,大身细足,脚趾像磷叶,到则旱之感也,他们长得与凤凰非常相似,数千年来一直是凤凰族的近侍。

    当然混血种的繁衍总是格外的昌盛,似凤四族数量远超凤凰族,自然不可能全都到凤凰族的栖梧山来堆着,所以从前凤凰近侍的“鸟选”都是经过挑选的,余下的四族各有自己的族地。

    ☆、195、番外四

    九幽异族入侵, 四族也随同凤凰族征战, 大战结束各族大妖回族地后就此与凤凰族失联。

    苍玥记得当时在战场上收拾残局时,小凤凰的命令是让四族收拢残部后去丹穴山与凤凰族汇合,然而正如螭龙、深海毒龙等亚龙种一样, 似凤四族也不愿拖累凤凰族, 选择了独自艰难求生。

    后来幽昌族辗转听闻了龙族的消息, 顾虑到幼崽们的生存方才上门求助。

    至于焦明族, 龙族的收索小队寻到他们的时候, 族中成年者都选择了沉睡, 唯一修为六品的族长则是在取自己的血肉养护灵花, 以供给年幼必须进食的幼崽们。

    余下鹔鸘和发明两族苍玥也让搜索小队留心寻找,只是一直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直到今儿入了栖梧山, 苍玥瞧见在山间忙碌的两族,才明白它们原来是早一步被凤凰族找到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苍玥又不由得看向小凤凰。

    小伙伴也有奇遇啊。

    小凤凰被她看得心里发毛, 又不想她真的走掉, 到底拉下面子解释:“本君没有看着你在火里烤……这凤翔九天烈焰阵是我主持的,没有我亲自打开就只能慢慢解阵而入, 我前些日子闭关了, 鸿鹄怕打扰了我修炼, 又知道你有解阵法门,所以才没及时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从前时栖梧山只以梧桐树组成天然迷阵,若有能经受住高温通过迷阵的,便能得到凤凰传法, 如今怎得如此风声鹤唳了?”苍玥道。

    小凤凰哼了哼:“谁想呢,你方才过来时想必也看到了,凤凰族如今不但要顾着自己,还要养着鹔鸘等似凤族,又帮不少活不下去的鸟族抚养幼崽,这栖梧山中成年妖族不过及时,幼鸟却是数倍,若不设下凤翔九天烈焰阵防护,无论是幼崽走丢还是有心怀不轨的闯入,结果都会很难看。”

    一龙一凤可算是进入了和平对话时期,躲在门外的绿羽长颈鸟这才理了理羽毛,一本正经的走了进来,仿佛刚才赶到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凤君,鸿鹄长老说今夜昙花要开,他暂且脱不开身,让属下先来伺候……”

    察觉苍玥揶揄的眼神,小凤凰恨恨的瞪了鹔鸘一眼:“脱不开身?不是怕被本君烧成秃毛?”

    昙花半夜才开,他鸿鹄大白天的盯着?找借口能不能走心点!

    要不是那家伙擅作主张,他怎么会让小金龙辛苦闯阵,又怎么会丢脸至此?

    鹔鸘只是干巴巴的哈哈笑两声:“属下给您和龙族长沏茶吧,方才新晒茉莉干花,用今晨新采的晨露来配正好。”

    凤君今日已经够丢脸的,不愿意在苍玥面前继续一地鸡毛,好歹收敛了脾气,转头问苍玥:“小金龙你要不要喝?鹔鸘干啥啥不行,也就沏茶还能喝,鸿鹄让他过来也算是考虑周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要喝啊,我这在火里烤了十七天,还没喝上水呢。”苍玥摸了摸下巴,笑着回道,“都说鹔鸘族最会打理花草和酿制灵露,想必沏的茶滋味也不会差。”

    小凤凰本就是盯着她看的,被这笑容晃了眼,待回过神来也不想纠缠十七天的鬼事,示意鹔鸘赶紧的沏茶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则从空间法器从接连取出几碟糕点出来:“都是新近做的,你先尝尝味道,若喜欢我再让他们准备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不饿,随便尝尝味道就好。”苍玥拒绝。

    凤凰族最是龟毛,别说吃肉了,他们连味道重的果子都不吃,只食灵花、喝晨露,糕点都得是花瓣做的,还是标准的小鸟胃。

    她放开了一顿能吃掉小凤凰十天的口粮,那又何必呢,她虽不排斥凤凰族的食物,但对花瓣什么的也没有特殊偏好。

    鹔鸘动作流利的沏好了茶,连忙倒了一杯奉上前来。

    雪白的茉莉花朵在清水中散开,香气清淡却始终缭绕鼻尖,未曾入口便觉得定是极好。

    苍玥尝了一口,给予了肯定,于是鹔鸘识趣的退了出去,并且贴心的将大殿们也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大约是脸皮已经丢光了的缘故,大殿们关上再无第三者能看到时,凤君就开始了破罐子破摔,变成个小团子钻进苍玥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我这半年累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团子像只猫咪大小,一身火红的羽毛柔软蓬松,整只鸟变得又软又萌。

    苍玥本想说自己已经成年了,别瞎往她怀里蹭,一看小凤凰这萌样,就忍不住摸了又摸,也不赶凤凰走了。

    小凤凰抬头看看少女柔和下来的眉眼,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取了块雪白的糕点送到她嘴边,顺势跳到她胸前:“你尝尝这个啊,这是掺入了梨花花瓣做成的糕点,很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呵呵,小金龙嘴皮子就算便利索了,可只要还是他认识的那条龙,本性总是不会变的,看他哄龙还不是眨眨眼的事儿。

    一个吃货怎么会拒绝送到嘴边的美食,苍玥咬住那梨花糕品尝,便忘了计较某鸟落脚处的不妥当的,等她意识到这个问题时,小红鸟已经张开毛绒绒的小翅膀在她胸口处电话仰躺下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算了,她堂堂龙王,何必跟只不要脸的鸟儿计较。

    于是那凤君议事时专用的凤座上,金色华服的少女毫无形象的侧躺着,翘着二郎腿喝茶吃点心,胸口上躺着一只完全放松了姿态的小红鸟。

    任谁来了也不敢信这就是龙凤二族族长的会晤当场。

    鸿鹄长老得庆幸自己没来,否则看到这一幕又要发愁得掉毛了。

    当然两个当事妖是不会觉得自己姿态不雅的,苍玥将每种糕点都品尝了一遍,慢悠悠的喝着茶,才问道:“你这什么时候还学会做糕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学,糕点都是青鸾他们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挺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……偶尔本君也动动手做点儿,体验……那个民间疾苦。”

    苍玥让这别扭的凤凰逗得险些笑出声来,好歹忍住了,语气正经了些:“我就算今儿不走,也不可能留得太久的,如今百废待兴,就如这边离不得你一般,龙谷那边我也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一听她要走,凤君又开始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没炸毛是知道自己打不过,不想再被揍一回,但免不了语气闷闷的。

    脾气火爆,换种说法就是阴晴不定,上一秒还开开心心,下一秒就怒火盈天,如今只是几分不高兴而已,苍玥都懒得去计较,权当自己不知道,谈及正事:“我这番过来,就是为了看看凤凰族的情况,这一路看过来,比起其他族自然要好上许多,但我未必就没有难处,你若不介意的话便坦诚告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