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258

    &&&&成了此类物品,然后一样不落的叼回洞府中, 喜欢睡醒了就能看到这些宝贝。

    即便是现在苍玥给大家全都配备了储物袋, 那储物袋也是用来装灵石、金银、法器、食物的,亮晶晶的宝物大半放在洞府中, 少量才放在储物袋里方便随时把玩。

    与龙族不同, 凤凰则对自身非常关注, 喜好用各类物品打扮自身,如鲜花、宝石、珍珠等,甚至还有好看的叶子和果实……珍贵不珍贵不重要,好看才是硬性标准。

    当然也不只是饰品, 对于能够梳理毛发、清洗羽毛、滋润羽毛的各类工具,以及可以令其欣赏自身美丽姿容的,凤凰也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说白了,丫超自恋。

    这么自恋的鸟,那些打扮的东西当然要随时放在身边才放心和方便。

    遑论凤凰非梧桐木不栖,非甘露不饮,虽说大家平常都是宅鸟,可若是不得已出门怎么办?就算不离开凤凰山,那总要离开窝溜达呀……

    所以但凡是个成年的凤凰,基本都有储物法器在手,厉害的凤凰甚至会自己炼制储物法器,法器里面装着他们穿衣打扮的宝贝、歇脚的梧桐木、饮用的甘露。

    ——方才见面时,小凤凰脚下那根梧桐木枯枝,就是丫飞到后临时射^入岩石里面去做歇脚地的,崩碎掉地上的石块儿都还新鲜热乎着。

    九幽异族入侵之初,见过一次被九幽之气侵蚀后的植物,确定自己死也不会吃那种玩意儿后,小凤凰那厮逮着机会就收集花瓣与晨露,一开始还看品级,后来连路边的小野花也不放过,只要是没被污染的通通褥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要说这不是第一次九幽异族入侵,但从前波及范围都没那么广,各族在战后的应对都是迁徙到未被污染的区域,能想到搞物资储备的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小凤凰屯那么多花瓣和晨露,很单纯的就是因为不知道要在战场上待多久,多备些“军粮”防止大战的时候没吃的。

    苍玥度过成年礼后记忆融合,想起这事儿后细细一琢磨,便算出小凤凰储物法器里必然剩了不少花瓣与晨露。

    以凤凰族所余的数量,那些存粮足够支撑一段时间,有足够的缓冲时间去想办法。

    苍玥相信自己的小伙伴不是傻叉,从前能用灵石宝物去换饰品,现在就会用价值连城的珠宝去换食物。

    这也是苍玥救了九尾狐族、捞了海妖族一把,却对寻找关系最好的凤凰族没那么着急的原因。

    若非她有现代位面二十多年的经历,又得了万物种植系统傍身,只怕龙族过得还不如凤凰族。

    可她只料到了凤凰族不会挨饿,却没料到人家的日子都进入耕种时期了……

    牡丹、蔷薇、白芨、郁金香、茶花、兰花……或草或木,地上繁花成片盛开,虽比起凤翔九天烈焰阵内岛屿的面积而言不足一二,然苍玥一路过去目之所及,几十亩地的花田总是有的。

    外界只知凤凰居住之地叫做丹穴山,却不知真正能够称为丹穴山的,实际上只有凤凰族当代凤君居住的那座山才能称为丹穴山。

    撇去见首不见尾的神兽们,妖族中能与龙王并列的,便只有凤凰族的族长凤君,其以千年梧桐木歇脚、以万年灵木筑巢、入口必得琼浆花露都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情况特殊,要制造出合适凤凰栖息的地盘不仅需要时间,更要耗费材料,凤君也不得不掉了他独居一山的逼格,仅是独占了一棵千年梧桐树。

    所以如今的丹穴山上鸟挺多。

    苍玥隔老远就瞧见各色的凤与凰飞来飞去,基本占据了丹穴山腰部以下的所有区域,反倒衬得那满山的千年梧桐树都不显眼了。

    至于丹穴山的的山腰往上,先是大片大片红艳艳的杜鹃花与凤凰花夹杂错落,然后便是浅色的火山石占据了山坡。

    丹穴山是火山,而且是随时可能蒸发的活火山。

    山顶的火山口热气蒸腾,唯一的活物是棵高达百米的梧桐树,那便是凤君的居所。

    同样是千年梧桐树,但九千年的当然要也比一千年的威武,其中蕴含的特殊灵气也更为浓郁高级,勉强能供应小凤凰这个等级的凤凰修炼。

    待得跟随小凤凰飞近了,苍玥才看到山腰凤凰树中间露出栋建筑来。

    那宫殿高不过十多米,对人来说太巍峨,对龙来说太狭窄,但对凤凰而言倒是正好。

    宫殿门口蹲着只除尾巴五彩外通身都是鹅黄的凤凰,正是青鸾长老口中偷花露的鹓雏。

    鹓雏长老脑子或许不如青鸾长老灵活,但感知却很敏锐,远远的便感知到了五爪金龙的气息,极目望去便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……龙少主……不对,现在是龙族长了,竟在半年内完成了成年礼?修为还超过了咱们族长?

    凤君不是说自己不会被反超的吗??这下输了是不是又要拿他出气?!

    可怜小黄鸡还没思考完自己是否会变成出气筒,便见他们家凤君急急在他面前落下,夺过他手里的糕点收入了储物法器。

    “鹓雏,不是说了不许擅自偷喝凤凰花露?你非但偷喝花露,居然还偷吃糕点!”

    我没偷喝花露啊!

    鹓雏长老想要为自己辩解,却被小凤凰先下了禁言术,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,急得绒毛都炸圆,更像是只小黄鸡了。

    苍玥悬浮在低空,看着凭空背锅的小黄鸡,不知道该为后者鞠一把同情泪,还是该感叹小凤凰的不要脸。

    你以为你收得快,我就没看到那分明是块儿桂花糕??

    ☆、194、番外三

    且不提鹓雏有多委屈, 苍玥虽不打算拆穿好友, 但也不想他肆无忌惮的瞎扯,便化了人身落地,看似随意的道:“凤凰花中的灵气虽能助长凤凰修为, 然花露中却有剧毒, 每日可服用的量须得控制, 鹓雏长老怎会偷喝?”

    谁曾想对面那位凤君的脸皮厚得能刮下二两油来, 堂而皇之的转移了话题:“咦?小金龙你怎的知道他是鹓雏现在的长老?”

    说完还不忘打量她的人形, 最后煞有介事的得出结论:“你成年后长大了不少, 都快比得上我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苍玥不免窒息, 冷笑道:“本王猜的。”

    若对方不是鹓雏长老,又岂能让小凤凰和青鸾长老直接以鹓雏称呼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只六品实力的鹓雏, 不是什么百年难见的天才幼崽,能以血脉代称的,自然是主事的那个。

    ……虽然傻了些。

    凤君顿时惊叹不已:“小金龙你真是一如既往的聪明, 这一下就猜准了!”

    苍玥:……

    随后赶到的青鸾长老:……

    凤君您不觉得尴尬吗?

    事实证明, 大约是因为脾气火爆造成的翻车太多,如今的凤君已经不知道尴尬为何物, 并且不要脸不要皮的揪着鹓雏长老往后一丢。

    “青鸾!你好好教训教训这家伙, 别总动不动偷喝!那花露虽经过处理了毒性大减, 可如今供应幼崽都不够呢!”

    “凤君放心。”青鸾长老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