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8章玲珑的传说

    “哎,好久没有呼吸一下这南疆十万大山之中的清新空气了呀!”白狐幽幽的叹息道。

    段誉打量了一番白狐,但见她穿着白袍,秀发如瀑,眉目如黛,颇为婉约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询问你的名字呢!直接叫白狐可不怎么好。”段誉微笑道。

    白狐沉默了好一阵子,道:“百年的岁月在玄火坛之中悠悠而过,从没有人喊过我的名字,我差点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可曾想起?”段誉凝望着她的明眸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的名字叫白妍,你可以叫我妍儿。”白狐嫣然一笑道。

    这笑容仿佛连冰雪都可以融化,恰似溪水映梨花。

    段誉欣赏了一会儿,点头道:“妍儿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个呆子似的傻笑,对了,我打算回离此不远的七里洞看看,那里曾是我的第二个故乡。不知段哥你可愿意前来?”白妍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心有灵犀一点通。”段誉道。

    言罢段誉就携着白妍,施展逍遥御风诀,迅速向着七里洞而去。

    由于太久没有赶路了,白妍在跟着施展轻功的时候,脚步颇为踉跄,段誉只好背着白妍,这样赶路能快些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之后,白妍用衣袖给段誉擦着额头的汗,柔声道:“段哥,你怎么那么急匆匆的往七里洞跑去呀?那里莫非有你的意中人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头一次去,妍儿你别瞎说。”段誉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担忧,对于七里洞,我熟悉得很。那里有很多的好的女子,我都可以帮你介绍的。”白妍笑道。

    段誉不理会她的玩笑之言,继续在古木丛林之中奔行。

    沿途不时遇到一些妖兽。不必段誉出手,白妍就能发出一些火焰攻击,将妖兽纷纷解决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也擅长控制火灵之力吗?”林锋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擅长吧。主要是在玄火坛里被囚了那么久,平时太过无聊。我也就潜心研究了一下周围的火焰。”白妍道。

    段誉点头,道:“对于任何的修炼道路,只要坚持钻研很长的时间,必定能够有所收获。修炼之术本没有高低之分,只有修炼之人才有强弱之别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前方就只看到一个大峡谷,至少在横向十里的范围没有路了。

    段誉当然记得原著里曾描述七里洞隐藏在一个峡谷之后,但却不知道具体的位置。因此就向白妍询问道:“妍儿,你既然说七里洞是你的第二故乡,那么总该知道咱们下一步该当往哪儿去呢?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必背着我了,这峡谷里有一条小路,我牵着你去。”白妍微笑道。

    然后,到达峡谷地步,他俩再沿着蜿蜒曲折的小路而行。

    果然这条小路通向了黑巫族的部落,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原始的气息,木屋竹楼。每户人家的屋檐上都悬挂着兽皮、腊肉。

    段誉扫视了一眼,但见这里的人,都热衷于用布将头发裹起来。女子戴着很多的白银首饰。颇为温柔;而男子一般都很消瘦矫健,恰似豹子一般,可见这里的民风很彪悍,这些男子都是很好的猎手。

    这里似乎没有发生战斗的痕迹,段誉和白妍确乎很特别,引起了周遭之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在此地最大的酒楼里,段誉遇到了徒弟黑山,这家伙倒是在这里大吃大喝。

    “黑山,就算那黑袍剑修没有在七里洞为非作歹。你总该去追杀他,否则他会残害更多的人。”段誉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我问过这附近的猎人,他们都没有发现此人的踪迹。我拿不定主意。因此就等师父前来。”黑山道。

    段誉可不愿在这里悠闲的待着,追杀那魔道修士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当夜还是好好的休息了一番,第二天段誉就带着白妍和徒儿黑山,前去另外的四个大的部落。

    可是仍然没发现什么异常状况,段誉叹息一声,感到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由于在途中,段誉跟白妍将沿途所见到的惨烈情况都说了,白妍皱眉道:“听段哥你这么说,那个黑袍剑修是为了收集血液祭炼一颗珠子。由此推测,他很可能来南疆十万大山里边,并不是要任意屠戮,或许还有更重要的东西,在吸引他前去。”

    段誉觉得白妍说得很有道理,就沉默着仔细思索。片刻之后,段誉心中一凛,就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:“在南疆十万大山的深处,有一个古巫洞,那里曾是古巫玲珑封印兽神的地方。难道说,黑袍剑修是为了此事而去?”

    白妍很诧异,因为她对于古巫的事略有而闻,也知道这跟八凶玄火阵有关,但却知道得不算清楚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现在就去看看吧。我也不清楚那古巫洞的具体位置,我们只好去寻找了。”白妍道。

    奔行在古木参天的原始丛林里,段誉问道:“妍儿,你可曾听过巫女,玲珑和兽神的故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传说很凄美,我听过的。”

    白妍娓娓道来:“在好几百年前,古巫族尚且没有这么的没落,玲珑的巫术极高,就着手研究极深奥的巫术,以及探索长生的奥秘。”

    “玲珑将怨气收拢起来,形成了一个很奇怪的存在,拥有漫长的生命。久而久之,这个奇怪的生命也有了自己的感情,他觉得这世上就玲珑对他好,因此极为的挚爱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那个奇怪生命希望玲珑能够将他变为人,才能跟她长相厮守。玲珑后来将他带到一个古洞里,他们都没有再出来过。从此以后,古巫族就逐渐没落了。”

    段誉听罢,叹息道:“你可知玲珑为何没有出来?”

    “难道她已经丧命于此山洞里了吗?”白妍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听的那个传说,据说玲珑以自己的骨血为那个奇怪的生命塑造骨架,待得此诡异巫术施展完毕,她也就殒命了。可是她的巫术尚且没有完成,因此那个生命也陷入了封印。”段誉道。

    他们寻找了半个月,终于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,找到了一个古老的山洞,周围虽然有很多藤蔓,但是这山洞周围,却没有任何的藤蔓能够生长得了,充满了毁灭之气。

    在山洞旁边,有一座雕像,是一个表情坚毅的武者。(未完待续)